我叫MOK,我写/画垃圾,还修仙。

來錯了世界? II

警告:原創/末日組的故事/可能是AU?/雞血腦洞/極度OOC/沙雕/沒有邏輯

Summary:已經習慣在末日打僵屍的中年Omega和他的年輕Alpha,在某天遇見了來自外面的兩個人。

我發現上一章bug超多,不過算了,因為這一章也是(

一切內容皆為沙雕劇情服務

補充:Orval→奧弗、Alger→阿傑

  

  

----------------------以下正文---------------------- 

  

  

  他們奔到二樓,奧弗還差點踩到泰迪熊滑倒。

  還好阿傑抱住他了,真他媽萬幸。

  重點不是衣服多髒,他跟阿傑的衣服也很常髒兮兮的,畢竟現在能營業的自助洗衣大概不多,重點是那兩人身上的血還在滴,這就不妙了,奧弗推測他們應該剛從附近的城市過來,不會太遠,可能在外邊路上才剛跟幾隻死人打過照面,不然就小倆口的衣服濕黏程度來說,一路跑過來應該還要冷藏保鮮再解凍才有這種效果,剛剛忙著看顏完全沒注意到這些,看來他是老了。

  不過現在不是哀悼他觀察力的時候,用望遠鏡往更外面的街口一看,他果然看到了幾隻亂晃的屍體,很明顯才剛越過轉角找過來,理應是被外面的帥哥美女引過來的,他粗略估計一下大概有八、九隻,嗯,還好,應該是剛剛順風讓他很好運的聽見了,看來眼睛被迷走了但聽力還是可以,奧弗跟阿傑從疫情爆發以來最熟的就是這種聲音了,熟到有時候會忘記那些"啊啊唔呵"之類的無意義發音代表什麼,開個玩笑,錄一張屍體專輯什麼的,來當白噪音睡眠輔助的效果說不定還比電視雜訊好。

  所以奧弗個人的經驗來說,距離一遠,數量不是太多的話,要很專注才能從無聊的背景音裡抓出那種節奏,看起來外面的美麗雙人組還focus在對方身上,尚未發現離他們再遠一些的地方有些亂走的死人。

  奧弗覺得有點不知所措,甚至還有些餓。

  阿傑在旁邊遞給他一個彈匣。

  真是,到底該拿外面那兩人怎麼辦?

  平心而論,一群亂跑亂跳還咬人的屍體比陰險狡詐的活人好多了,前者至少能二話不說就開打,往死裡揍(已經是死了),可後者就麻煩應付了,所以他們總是儘量往人少的地方繞,他們之前待過的團體無論規模大小總有勾心鬥角的問題,世界末日,一到生死危機關頭,為了自身利益,身邊的人總會把你往懸崖上推的,比如某位Dr.,最可笑的是在團體裡被活人弄死的機率還比被死人攻擊來得大,一切說白了也是兩個字:"人性",要說那些功利冷血什麼的也都是人之常情,可他就是不喜歡。

  他總覺得在那種骯髒的環境待久了會日益沈淪。

  奧弗寧可跟末日前期那些還能一蹦十米高的噁爛屍體深入交流,也不要跟機掰人共處一室,那真的是太麻煩了。

  阿傑對他比劃了一下,大概是要他們先從後門下去,再稍微就近觀察一會兒,奧弗突然覺得阿傑成熟起來了,今天的行事作風怎麼特別保守,不過也可能是她才剛睡醒,沒那麼蓄勢待發,啊,他想念過去那些不用太多猶豫的日子,該打就打、該殺就殺、該救的就給他救下去,多好,他的Alpha年輕氣盛,奧弗以前還要攔著太衝動的阿傑呢。

  稍稍感嘆一下後,他要下樓的時候又絆到一個空罐頭,烤豆子,白色豆豆被煮得軟爛再加上紅色醬汁,靠杯喔,他今天怎麼一直踩東踩西的,不過罐頭被他踢到一旁的聲音倒是讓他心中一動。

  他轉頭看向身後的阿傑。

  "你覺得他們身上會不會有吃的?"

  阿傑眼睛一亮。

  他回窗邊瞄了一下,很好,外面兩人(漂亮)的臉看上去都很精神,應該是沒餓過,而阿傑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們背上的包包看,他想包裡一定有料。

  糟糕,好想搶劫。

  已經連續幾天沒吃過一餐好的了,奧弗突然想念起那隻兔子,他們之前還在城裡打拚的時候曾經在某間公寓裡面找到一隻乾巴巴的寵物兔,他還記得那時候在房間外面還有隻看起來像是隔壁鄰居的屍體在晃悠,他直接一鏟子把它給拍到牆上,把有點灰色還有點粉的腦漿噴得滿牆都是,噁心的要命,奧弗把鏟子拉回來往腰部再補一記的時候手滑了一下,還差點把鏟子卡在骨盆腔裡拔不出來,而阿傑在他後面忙著把公寓門撬開。

  他印象中那是一隻很瘦的兔子,可惜了,應該是主人早在外面遇難,來不及回來帶牠,真是可憐的小東西喔,他把兔兔的脖子扭斷,後腿綁住吊起來放血、剝皮後拉出內臟,再大概沿著肌理把肉分切成了幾塊,阿傑在他處理肉塊的時候踮著椅子把火災警報器拆了下來生火⸺小知識,裡面電池拔出來能夠生火,乾淨的飲用水實在不夠,所以他們就用刀叉著兔肉在滿地汙血中烤了起來,在有點微焦的表皮上加點鹽後直接開吃。

  那是很棒的一餐,算是他們在末日裡少少的選擇中很"營養"的一餐了,曾經運氣特好的一次他們還打過松鼠,不過看看他們其他時候都在吃什麼:罐頭、罐頭跟罐頭,那些午餐肉、鮪魚、醃黃瓜之類的玩意兒,如果再來片土司對半切夾一下,就是一份三明治,你想一個人天天吃三明治配料肯定要發瘋,奧弗跟阿傑還嘗試過把午餐肉弄碎跟米混在一起煮粥,或是把鯡魚罐頭一條條拿出來塞進不知道有沒有過期的餐包裡,或用調理包煮乾到不行的義大利麵(省水模式),還有只能用臼齒才咬得斷的雜糧餅乾跟乳酪味的薯片⸺很油,可以拿來點火。

  但有東西能吃總是好的,即使乏味,他們還曾經悲慘到要生吃微波食品(他印象中是某種根本沒有海鮮的海鮮燉飯)和一整罐的花生醬,還有加了一堆糖霜跟色素的玉米脆片,奧弗必須承認,他幾乎無時無刻都在想念正經小餐館裡的鐵板牛排與外賣的總匯比薩。

  奧弗自知自己不是什麼大廚,也就是會煮,煮出來也能吃,普普通通,而阿傑大概是那種在廚房裡唯一有把握的事是把牛奶倒進麥片裡的人,要她做別的她可能要炸掉流理台。

  他甚至夢想過能撿到軍隊補給的殘骸,或是失事的小飛機之類,那種小飛機上的救生包裡除了醫藥箱之外還會有類似MRE的東東,標準規格裡面有主餐、配菜,甚至是甜品,隨便舉例,烤牛肉佐蔬菜,燉煮的馬鈴薯跟蘿蔔、整包蘇打餅乾、可可奶昔、咖啡、桃子布丁,還有他夢寐以求的無焰加熱器,整組加起來的價值他覺得能在疫情爆發後拿去換槍換子彈,甚至是最貴重的藥品。

  總之,他真的餓了。

  他們先從後門下去,等那群屍體往這裡衝,要是陽光隊長和東方美人有點應付不來,他們還能找個藉口英雄救美,賣個人情之類的,冒點風險可能可以換一頓好吃的,他覺得還不錯,好像剛剛有的猶豫都已經向食慾屈服了,奧弗拍了拍阿傑,"那就是plan B了喔?"

  阿傑對他點頭,她也餓了。

  奧弗笑著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從地板上拿起他的皮製背帶,握好槍拉開了保險。

  "走吧,去會會他們。"

  

  

  

  tbc.

评论
© 水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