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MOK,我写/画垃圾,还修仙。

【莫萨/萨莫】Homicide

        
         cp:莫扎特/萨列里(注意是班萨

  注释:斜线没有意义:D

  一段沉迷班萨的激情无脑短打

  货真价实的瞎机巴写,就是把我想到的一些不知道能用在哪裡的段子写下来

  带点莫札特传的梗

  内容特别抽象了我觉得

  零考据,他们属于彼此,我什么都不拥有,只有大写的私心、OOC跟bug(。
 
        补充:这篇本来叫"杀死那个莫札特",我发出去之后才发现跟别的太太撞名了QQ

        想想还是改了,毕竟是人家先写的

        造成不便的话我很抱歉

  

----------------好的不学,学人家看什么音乐剧--------------
  

  他杀了莫札特。

  那感觉...非常美好。

  他曾经尝试去想像对方的灵魂映在自己青金石色的湖水和镶金的一轮满月裡会是什么样子。

  有些时候,他可以用酒精作藉口摔碎手中浑浊的玻璃高脚杯,或是放肆的在随便一个沙发裡蹂躏那些大红色的礼服和沉重的假髮,即使他不曾醉过,不,或许有,不过让他醉的从来都不是酒。

  那是比酒精迷人许多的。

  是的,他爱莫札特,但这丝毫不妨碍他把他闪耀的天使撕碎,他会愉悦的,也许带点罪恶的,脱下那件缎面的紫色外套,看着对方削瘦的肩胛骨像一层微弱的波浪那样,在单薄的肌肤下震动,他会充满爱意地扭断那双发光的翅膀,然后留下几道过于醒目的痕迹,温柔地,在那些鲜活的肌肉上,添几笔绽开的裂口,那裡会有一些粉红的肉末、哀号声,和涌出来的鲜血,然后他会把染血的、那裸露出来的脊椎拆成一块一块的,用沾满墨水的厚重乐谱整齐的包裹起来,再完整的收进心底。

  那些色彩让他快乐,也让他心疼。

  也许他只不过是个凡人,但那又怎么样呢?他收起的獠牙都是为了献给那年轻的生命,在最后的最后,那些吃下过多休止符的鸣鸟再也不会唱歌了,他心爱的天使会像一枝濒死的玫瑰那样,苍白的、安详的、令他心碎的倒在他怀裡。

  莫札特是那样崇高的...崇高的某种存在,就算那样的天使堕落了、死去了,他也不会消失。

  所以萨列里杀了莫札特。

  即使那要焚烧他自己。

  
  fin.
 

评论(1)
热度(10)
© 水攵 | Powered by LOFTER